略過導航

在目前中國的左翼陣營裏,有那一些以馬列天尊自居的人,動輒對從階級立場看問題的左派分子猛砸「無政府主義」「託派無政府主義」等等黑漆標語,倒似乎無政府主義當真是什洪水猛獸,比那個「招商中央局」更要不得。話說回來,這個問題還真不能挂著就此含糊下去。到底無政府主義是什意思?它與我們今天的階級鬥爭有沒有關聯?我在這裏談一下個人看法。

 

無政府主義是工人運動的一部分

 

 

無政府主義,簡單說,它反對任何來自國家暴力的強制,主張一個沒有國家暴力和剝削的自由社會。從上世紀起,無政府主義在歐美工人運動中就佔有一席之地,它以直接、明確的口號和「現在就做」的行動態度引導工人的反剝削鬥爭。無政府主義鼻祖之一普魯東(普魯東派後來領導過巴黎公社)提出「財産即偷盜」的說法,被當時許多貧窮的歐洲工人引用。無政府主義者與社會主義者,包括後者中的馬克思派,曾在一個組織(後來被馬克思派追封爲「第一工人國際」)裏共同爲工人解放而奮鬥。

無政府主義運動反對剝削壓迫,要自由、要工人當家作主,在這幾點上它與社會主義運動沒有分歧,與後者是戰友(盟友)關係而不是敵我關係。但是,在階級鬥爭中,僅有良好願望是不夠的。無政府主義的局限性,使得它在工運進入較成熟階段後,成了工人尋求正確自我組織方式和解放道路的客觀障礙。無政府主義對「沒有壓迫的自由社會」的設想帶有很大模糊性,在鬥爭實踐中表現爲對「公社」的推崇。這裏說的「公社」不是指巴黎公社那樣的在大工業基礎上成立的工人政權,而是「三畝地一頭牛」的田園生活方式。其實,這裏面反映出大量被迫脫離土地的歐洲「民工」們渴望擺脫資本家統治而無出路的政治幻想。

無政府主義的一個分支——無政府工團主義,雖然在理論上有較明確的共産主義(即科學社會主義所指的共産主義)目標,在手段上卻迷信經濟「自我解脫」(比如工人合夥辦食堂等等)那一套,成了後來工會官僚改良道路的擋箭牌[1]

19世紀末的無政府主義運動自稱「沒有等級上下之分,沒有強制約束」,抨擊馬克思派的工人團體(第二國際)滋生了新的老爺和隨從,預言第二國際在關鍵時刻會出賣工人利益。1914年大戰爆發,第二國際各支部除俄國外,都支援本國資產階級參戰,似乎證實了它這個說法。其實在資本主義社會裏,任何一個工人組織都是沒有絕對免疫力的。且不說無政府工團主義控制的工會同樣充滿上下尊卑的秩序,在真正的無產階級革命到來時,無政府主義者的表現則是各人有各樣,那些「自由公社精神」沒幫多大忙。在西班牙內戰中,強大無比的當地無政府工團主義工會更是出賣了革命(下面會談到它)。

此外,無政府主義對個人恐怖的推崇,也是它與馬克思主義分道揚鑣的原因之一。

 

社會革命中的無政府主義

 

無政府主義運動內在的原則性矛盾,使它在1917年十月革命及其內戰中,並沒有扮演獨立的政治角色。具體的無政府主義者按照每個人對革命的理解行事,他們中有的參加了紅軍(比如寫過小說《夏伯陽》的紅軍師政委福爾曼諾夫)和肅反機構,有的活躍于社會文化領域裏,比如在著名女性主義團體「打倒羞恥協會」和反宗教組織「無神論鬥爭團」的活動中,無政府主義者發揮了很大作用。不少無政府主義者到農村組織遊擊隊打白軍,有的也打紅軍,最出名的是馬合諾領導的遊擊隊。雖然馬合諾本人後來陰差陽錯地成了當代無政府主義的偶像,俄國內戰中的無政府主義遊擊運動,更多的是折射了剛分到土地的小農緊抓本位利益不放的思想,它與工運中的無政府主義(或說無政府工團主義)並無多少聯繫。這再次說明了無政府主義目標的模糊性。

西班牙內戰是無政府主義運動又一轉捩點。20世紀30年代是西班牙無產階級走向革命的時代。當時世界上最大的無政府工團運動在西班牙,當地的無政府工團工會擁有數百萬工人支持者;對西班牙(和全世界)無政府主義運動來說,迎面而來的革命是歷史性機遇和考驗。結果,它考的一塌糊塗,找不著西班牙的北在哪兒了。無政府工團工會的頭面人物,應資產階級改良政府的邀請,欣然就職充當部長(無政府主義政府部長!),成了曠古奇聞!後來呢?後來是改良政府對革命工人的殘酷迫害(「一切爲了反法西斯鬥爭」),是親蘇派共產黨從前線調坦克師去鎮壓後方農民(農民侵犯地主的私有産權,破壞反法西斯統一戰線,當然該死),是西班牙資本主義得以存活和延續。西班牙無政府工團運動用它對幾百萬産業工人和城市貧民的政治影響,扯了無産大建立工人政權的後腿,爲資產階級的勝利出力不小,寫下無政府主義運動史上最可齒的一頁[2]。西班牙革命的悲劇說明任何主觀上對資產階級國家的排斥還不能確保真正的革命行動;它說明對列寧先鋒隊理論的拒絕,並沒有使得無政府主義工人運動免於被墮落的領導層[3]所出賣;它再次說明政權問題在無產階級的反剝削鬥爭中,佔據著中心位置。

 

中國當代階級鬥爭與無政府主義

 

當代的世界無政府主義運動在相當程度上是知識份子的運動,那種手拿炸彈的貧苦工人——無政府主義者的形象,已經看不到了。即使是無政府工團派控制的那些工會裏的工人,絕大多數也談不上什「主義」。就中國工人和青年的現狀而言,無政府主義作爲一個完整的流派顯然沒什影響(應該說連點影子都沒有)。但是,隨著工人自我組織程度的加深,隨著階級鬥爭烈度的升高(這是總趨勢),那些主張改良的工運派別有可能會打出無政府工團主義的旗幟,同馬克思主義抗衡。此外,以資本家及其大小狗腿爲目標的恐怖活動也是早晚要出現的政治現象[4]。在工人運動和左翼運動中,政治上的機會主義和妥協精神的另一面常是不講策略只求痛快的冒險主義,它也可能提出無政府主義的口號。與這些錯誤的傾向作原則性的鬥爭,是一切成熟的無產階級革命者的任務。

同時,我們也要看到,無政府主義再有局限性,再怎糊塗乃至墮落,也不是工人階級和一切無産大的主要敵人。我們的死敵是資產階級,是本國的官僚資本、私人資本和它們的國際大哥小弟們。把這個主次關係搞混了,就容易把該團結的朋友當成對手。試想,一個對黑暗社會充滿仇恨而對政府機關縱火的工人或貧民,難道比製造黑暗的資本主義社會本身還要壞?古今中外工人運動(這裏說的是最泛義的工運—許注)中每當鬥爭有所激化,「殺老闆」的想法和作法更是常見的很,根本不稀罕。馬克思主義固然反對個人恐怖,但決不是出於「要安定不要動亂」「不能犯法」的考慮,而是因爲這做的效果並不大,副作用卻不少。我們共産主義者在工運高潮時,自然不反對城市軍事活動,在工人革命到來時,更要時刻準備以大規模的群性赤色恐怖[5]回擊反革命。

簡要言之,對無政府主義的傾向,我們的回答是:

 

第一:在工運中反對以「工人自治」(即市場條件下的合作社主義。許注)、「革命工團」爲口號、取消無產階級政權目標的思想,堅持必須建立工人國家的路線;

第二:團結無政府主義傾向的工人群,與他們在具體的鬥爭中合作;

第三:無政府主義是無產階級求解放的一種思路。無論如何,馬克思主義者在階級鬥爭的實踐中,不怕被階級敵人攻擊是無政府主義。

 

 

不作親資左派

 

中國的左翼運動有著起步晚、水平低[6]和外在環境惡劣等特點,更有甚之,一些資本家的說客混其中,竭力鼓動用中外資本集團的鬥爭(愛國鬥爭)取代階級鬥爭,以向統治者進言「上摺子」取代工農大的自我組織。正象本文開頭說的,這幫說客常大罵從階級立場看問題的左派分子是「無政府」,就差說出「長幼有序、尊卑有別,豈有他哉」了。我們共產黨人不贊同無政府主義的政治路線,但我們更不怕被老闆及其形形色色的「分身」扣上無政府主義的帽子。正是芝加哥無政府主義工人的血,才有了五·一這個戰鬥的日子;芝加哥工人在絞架上那一聲「無政府主義萬歲」,告訴我們的,是對自由的渴望,對階級鬥爭後來戰士的激勵,那呼聲不是今日中國卑瑣的「秩序黨」禿筆能抹殺得了的。五·一精神,長存人間,老闆不倒,戰鬥不止。筆者做此小文,追念先烈,以勵同志。

 

28/06/03/

 

附注:

 

[1]在資本主義復辟後的蘇聯,一些新冒出來的無政府主義者進入了俄國最大的工會——半官方的「獨立工聯」充任要職。由於「獨立工聯」規模最大,它十多年來也是出賣工人利益最全面、最肆無忌憚的俄國工會。

[2]西班牙卡塔洛尼亞著名工運領導者圖魯基,是極少的幾個力主社會革命的無政府主義領袖之一,也是最有影響的一個。但圖魯基在內戰爆發不久被刺身亡,這件事至今仍是懸案。

 [3]無政府主義者照例說「我們沒有領導層!」,不過去馬德里當部長的並非是巴塞羅納的普通工人。

[4]其實已經出現了。大量的縱火事件,一些對農村官員和大戶的暗殺行爲,都是左翼恐怖活動到來的徵兆。

[5]據全俄肅反委員會出版的《赤色恐怖》公報記載,三年內戰中被肅反委員會處決的反革命分子總數是六萬人。在白軍一邊,僅大劊子手邱吉爾的英國干涉軍在巴庫就殺了一萬多工人;1918年基輔白軍當局鎮壓工人罷工殺死一千多人;1920——1922年間資產階級波蘭軍隊處決七萬名紅軍俘虜(這個大屠殺至今很少有人知道)。老闆們的殺人記錄舉不勝舉。

 [6]可笑的是一些左派總愛吹噓什「經歷了文革的中國工人群思想成熟」云云,他們瞪眼不看現實:四千八百萬工人殺豬宰羊似的被趕出企業,這就是思想成熟?那不成熟的工人是什樣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